中国西部发展最快三个省

2019-07-13 23:13:14

来源: 探长读财

今日,杭州P2P平台米金社CEO写给投资人的公开信,让当地互金圈炸开了锅。

米金社CEO韦鹏良在公开信中写道,“7月8日,我和大股东又去一趟金融办,我们得到了明确不可能备案的消息,应该说几乎所有杭州平台都不存在备案一说了,同时我们也体会到‘不清退,则犯罪’的官方意思”。

与此同时,米金社在官网发布“关于米金社P2P业务良性退出”的公告。

对于决定良性清盘的原因,米金社从四个方面给出了答案。一是,去年暴雷潮开始,行业大环境持续恶化,投资人信心严重不足;二是,监管要求不断进行“三降”,压缩业务存量,对平台来讲着实是中煎熬;三是,大部分借款人还款意愿降低,主观上存在恶意逃废债的行为;四是,面对监管政策持续不明朗,而平台合规成本却大幅提高。

公开资料显示,米金社隶属于杭州银米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(下称:银米金服)。工商资料显示,银米金服成立于2015年7月22日,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,法人代表韦鹏良,股东为自然人朱建清(持股80%)、韦鹏良(持股20%)。

天眼查资料显示,银米金服对外投资了2家公司,分别为杭州米金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(31家分支机构)、湖州银米汽车租赁有限公司。算上银米金服和银米汽车租赁,米金社旗下刚好33家分支机构,与平台官网披露的信息一致。

米金社官网数据显示,截止2018年11月7日,平台累计交易金额38.58亿元,待还本息1.6亿元(借贷余额1.58亿元,利息余额0.02亿元),当前借款人2128人,当前出借人2732人。值得注意的是,此后米金社官网不再更新交易数据。

不难发现,自2018年底开始,米金社已不再注重合规,对于备案,平台从行动上已经放弃。米金社之所以没有了备案积极性,原因在于平台早已深陷逾期。根据韦鹏良在公开信中的说法,“因为法院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立案,而平台的存量一直受到压降,现在平台上绝大多数都是逾期的标的。”

不过,虽然米金社不再披露交易数据,但截至7月5日,平台还在发布加息活动公告,公告披露的加息设置显示,加息后1个月利率8%,2个月利率8.5%,3个月利率9%,6个月利率10%。

米金社CEO韦鹏良在公开信中披露,“股东为了平台的正常运营、为了合规备案已经付出了太多代价,亏损超过7000万”。

根据米金社官网披露,平台已上线银行存管(新网银行)、拿到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(ICP证书)、上线电子签章(e签宝)、律师事务所出具的法律意见书、会计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完成60%(已进驻、等待发布)、信息系统安全登记保护备案证明(三级等保)。另外,米金社披露的2017年财务审计报告显示,2017年净亏损672万元,2015年净亏损1181万元。

探长读财注意到,新网银行在中国互金协会官网披露的存管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7月2日,米金社还在新网银行91家存管P2P平台之一。

事实上,早在2018年11月份,网上就曾传出杭州将清退存量1亿以下平台。彼时,米金社借贷余额刚好超过1亿元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米金社的逾期问题愈发严重,在这种情况下,其“备案续命”的想法必然落空。

对此,行业人士表示,米金社这封“诉苦”公开信,不思索自身在经营中存在的问题,却试图把监管和杭州P2P全拉进来垫背,严重影响了投资人的情绪。在此,探长读财也提醒各位投资人,无论备案与否,最重要的是平台业务合规,经营状况良好,只有这样,无论备案、转型,还是清盘,都能立于不败之地。

以下为米金社CEO韦鹏良公开信全文

米金社CEO致投资人的公开信:现在,未来,解决

各位米金社的投资人:

特别想和各位家人聊一聊最近发生在平台的那些艰辛事儿,我的内心酸涩无比却又万般无奈!

昨天(7月8日)我和大股东又去一趟金融办,我们得到了明确不可能备案的消息,应该说是杭州几乎所有平台都不存在”备案“一说了,同时我们也体会到“不清退,则犯罪”的官方意思。自今年年初至今,金融办一直催着我们要清退计划,虽然我理解之前杭州平台出事太多政府想着斩草除根,但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正常平台的案子法院一个都不受理,可与此同时,平台经营者却要背负着巨大的成本压力、社会压力、政策压力等多重压力,此刻,很遗憾,我们坚持不下去了。股东为了平台的正常运营、为了合规备案已经付出了太多代价,亏损超过7000万,已经对自己的家庭造成了极大负担。我们之所以苦苦硬撑到今天,就是在等有一天法院能放开案件的受理,能让平台减轻负担继续经营。我们不想失信于人,可在多番努力下,我们的案子法院却不予立案,即便是立案了,诉讼及执行的过程也会很漫长,我们实在等不下去了,催收追债工作之艰难,也许比大家能够想象到的还要再艰辛10倍。

今天(7月9日)我们慎之又慎地做出良性退出的决定,对投资人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麻烦,这里我表示由衷的歉意!接下来谈谈大家最关心的钱的问题,以及我们在做些什么。

在平台做出良性退出的决定后,管理团队召开了紧急会议,与其他退出平台不同的是,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离开,而是与我和大股东一道共同面对各位投资人各种各样的质问和情绪,这个工作至少会坚持到明年年底,直到大家收回所有的本金。同时,我在内部召开了全员大会,公司会一直有人但需要精简一下,另外会加大法务和催收团队的人员,我需要把剩下的人的工作安排好,把接待投资人的事情安排好,把未来兑付的系统程序设置好,把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问题考虑好……

投资人一定会问钱去哪里了,实事求是地说都是老赖借钱逾期了,我们的情况上城金融办和经侦公安已经很清楚,有多少逾期金额有多少借款人等等,他们也开始帮我们催款。我能保证所有的逾期都是真实存在,因为合同档案都在公司里,公司里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挪用侵吞过任何一分投资人的钱,这些验证工作等投资人来了,我会安排律师厘清。团队接下去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加大催债力度,继续跑法院,继续跑各个政府部门,直到把钱要回来。

再来谈谈大家关心的钱的问题。首先跟大家说一下,因为法院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立案,而平台的存量一直受到压降,现在平台上绝大多数都是逾期的标的(因为平台要备案,要维持,幻想着备案后可以继续新增业务才选择坚持),所以光凭平台的回款短期内已经不可能满足大家了,所以很无奈,也受外力胁迫,股东只好把压箱底的钱拿出来分期给到投资人,还是那句话,我们不想失信于人。

我们会在今天下午向金融办提交兑付方案,经金融办审核确定后,我们会以正式公告的形式在官网和官微上进行发布,方案中我们尽最大努力挽回投资人的本金不受损失,还请投资人这两天留意下并参阅兑付方案,在本文就不提及了。我知道看到这里很多投资人还是有很多疑问、猜忌或是不好的想法,你们能想到得的一切问题其实我都能预判的到,但归根结底还是钱的问题,我不能从我的主观判断上来说这件事情这样处理是好或是欠妥,大家都在尽力,我们能做到尽力确保本金不失。

如果需要跟我作一个当面的沟通,非常欢迎来公司面谈,我们团队一直都会等大家。当然,请大家保持一个平常心,我知道这可能很难,但事情已经发生了,其他多余的行动或者言语都有害无利。还有一点可以告诉大家,米金社平台汽车金融的债权是超过平台代收的,因为法院不立案又要压降存量,公司已经自行垫付进去5000多万,我们会和投资人签订确权协议,对应标的的案子早回收早拿到全部的钱早点了却心事,而不存在即使所有案子都回款也不够兑付的情况。

总结一下,钱的问题,公司一定会分期贴给大家,一视同仁,确保每个人每期都能分到,同时早催回早结束,双管齐下,恳请大家理解和配合!

米金社平台已经跟大家一起走了快4年了,作为CEO的我内心很复杂,更多的一种酸涩的滋味,一轮又一轮的暴雷潮,我们都活了下来,在杭州也算是个中等有点名气的小而美平台,从来不推脱和逃避责任。别人说“上帝对你关上一扇门,但会对你开一扇窗”,我们这个行业现在连窗都关上了,我可能要试着去开一扇窗,开一扇法制的窗。

就先说到这里,对大家说句感谢和抱歉,有问题可以跟客服联系,能来的也可以找我面谈,我们,一直都在! 

2019年7月9日

CEO 韦鹏良

来源:北京快三开奖历史

上一篇:上海快三今天走势图 下一篇:快三彩票北京